首页 >> 亚希子

飞龙在天:层层传导压力切实压实责任

核心词: 飞龙在天 网页版面 上海卫浴展 中原硅谷

“绝交”还是“陈情”?──嵇康《与山巨源书》写作姿态(戴伟华)

图②  二  从传世墨?疾煳恼履谌萦胛恼卤晏饪赡芑崾垢丛游侍饧虻セ。

那么,嵇康与山巨源书信的题名是如何被添加的?从现有材料看,《文心雕龙》有“嵇康绝交,实志高而文伟矣”语,《文选》有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题名,因此在南朝之前已在作品编集时加了题名。

这里引发出文学史上一个有趣的问题,即有些文学作品在进入编辑过程时,无论是作者自己还是别人编辑,都会据作品内容给那些本无题名的作品拟定题目或题名,这才使得作品有了包括内容和题名的完整形制,满足因题见义的需要,方便文学作品流传。 《史记》载:“高祖击筑,自为歌诗曰:‘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’令儿皆和习之。

”《文选》将此作品列入“杂歌”类,题为《歌一首》,实未拟题名。 宋郭茂倩辑《乐府诗集》题名《大风起》。

元祝尧编《古赋辨体》题名《大风歌》。

元左克明编《古乐府》题名亦作《大风歌》。 今人遂以《大风歌》为题名。

以《大风歌》题名,确实是最优的。 一是以开头“大风”二字名,不仅承旧制,而且大致表述了全诗内容及其风格;二是“歌”也较好地为作品文体特征定性;三是从接受者角度来看,也便于记忆。   《文选》题名为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可能有三个直接的原因:一是因为文末一段有“既以解足下,并以为别”之句;二是受嵇康另一篇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题名影响,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所拟题名是正确的,因文章内容明确,并有“绝交不出丑言”语;三是受文章背景材料的影响。 关于嵇康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的写作背景,基本文献如下:  《三国志》裴注引《魏氏春秋》:“及山涛为选曹郎,举康自代,康答书拒绝,因自说不堪流俗而非薄汤武。 大将军闻而怒焉。 ”  《世说新语・栖逸》:“山公将去选曹,欲举嵇康,康与书告绝。

”  《三国志》裴注:“山涛为选官,欲举康自代。 康书告绝,事之b审者也。 ”  《世说新语》刘孝标注引《康别传》曰:“山巨源为吏部郎,迁散骑常侍,举康,康辞之,并与山绝。

岂不识山之不以一官遇己情耶?亦欲标不屈之节,以杜举者之口耳。 乃答涛书,自说不堪流俗,而非薄汤武。 大将军闻而恶之。 ”  这些文献记录明确,应没有歧义。

初嵇康给山涛写信,缘起是山涛举荐朋友嵇康自代,嵇康作书陈述其志以及生活习惯,拒绝了山涛推荐他为官的要求。 其中,“拒”“拒绝”“告绝”,皆为拒绝为官一事,这和写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性质完全不同。

《文选》拟题误读了这些背景材料,而“绝交”二字起了关键词的作用,一直引导后世的阅读。

《文选》若题名《与山巨源书》即好。

  三  阅读作品,以读题为起点,由此进一步探讨作者的写作立场、情感基调。 作者为什么写作,以何种姿态进入写作,这决定了文章所要表达的观念、情感和语境。

  绝情由绝交来,绝交是人际关系的形式表现,是断绝交谊与往来;绝情是人的品性体现,是不讲情谊,不讲人情。

如依通行文章题名提示,“绝交”是指示牌。 循此思路,首先会设置对话情景,嵇康与山涛对话一定是剑拔弩张、怒目对视的;其次分析绝交的原因;接着会分析绝交的情理。 这样的分析不免会对文本内容产生一些困惑。 故每引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“绝交不出丑言”,说明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没有以恶言伤害对方。 但无法解释的是,尽管“绝交不出丑言”,在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中却有“何意足下苞藏祸心耶”这样言辞极重的话语。

  现在可以换一思路去分析,不是“绝交”,而是“陈情”以拒绝山涛举荐做官之事。

作者是就事论事,读者也应就事论事。 文章陈述写作之由是“间闻足下迁,惕然不喜,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,引尸祝以自助,手荐鸾刀,漫之膻腥”,也是就事论事。

这里讲得很清楚,没有绝交之意,只是陈情,如文中所言“故具为足下陈其可否”,如此而已。

应注意,无论言辞如何犀利,用词如何激烈,都没有改变文章性质。

  当然,这样的陈情是富有嵇康个性的。

1.明确,不含糊。 如“故君子百行,殊途而同致,循性而动,各附所安。 故有处朝廷而不出,入山林而不返之论”。 明确提出士人“出”“处”是“各附所安”的。

2.直白,不掩饰。 如:“吾不如嗣宗之资,而有慢弛之阙;又不识人情,暗于机宜;无万石之慎,而有好尽之累。 久与事接,疵衅日兴,虽欲无患,其可得乎?”直言己短。

3.畅快,不生硬。 “有必不堪者七,甚不可者二。 ”叙述详。酣畅淋漓。   但要注意到,由于他和山涛不寻常的关系,嵇康书信在表述上有如下两个特点:1.夸大其词。 “性复疏懒,筋驽肉缓,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,不大闷痒,不能沐也。

每常小便而忍不起,令胞中略转乃起耳。

”其中所述,当与实际不符。

2.任性。 这是被山涛过度包容造成的。

其甚者如“不可自见好章甫,强越人以文冕也;己嗜臭腐,养鸳雏以死鼠也”。

李贽《焚书》针对嵇康此信,发表过意见:“此书若出相知者代康而为之辞则可;若康自为此词,恐无此理。

涛之举康,盖所谓真相知者;而康之才亦实称所举。

康谓己之情性不堪做官,做官必取祸,是也;谓涛不知己而故欲贻之祸,则不是。

以己为鸳雏,以涛为死鼠,又不是。 以举我者为不相知,而直与之绝,又以己为真不爱官,以涛为爱官者,尊己卑人,不情实甚,则尤为不是矣。 呜呼!如康之天才,稍加以学,抑又何当也,而肯袭前人之口吻,作不情之遁辞乎?”李贽从二人关系和举荐之事方面批评嵇康。

所谓竹林七贤,以山涛、阮籍、嵇康为主,而山涛承担了指导和组织的重要角色。

史载,山涛早孤居贫,少有器量,介然不群。 而山巨源与嵇康友谊终始,《世说新语》载:“山公与嵇阮一面,契若金兰。 山妻韩氏觉公与二人异于常交。 问公,公曰:‘我当年可以为友者,惟此二生耳。 ’”嵇康临终,托孤山涛,《晋书》载:“康后坐事,临诛,谓子绍:‘巨源在,汝不孤矣。 ’”嵇康死后,山涛举其子嵇绍任官,《世说新语》载:“嵇康被诛后,山公举康子绍为秘书丞。

”嵇康言辞过激,正是由于山涛的宽容,这也是二人情谊的印证。

  综上所述,如将《与山巨源书》作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读,这并不符合嵇康本意,对理解山巨源品性也是不公正的。

其实,嵇康作此文并非真的要绝交,而是一时急怒之下的负气、明志之文。 如若决意绝交,完全可以像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那样简短了之。

如此长篇大论反而证明了嵇康对山巨源的信赖,所谓爱之深而责之切。 而山涛素以度量见称于世,又知嵇康性情,给以谅解,后二人重拾旧好也在情理之中,托孤之事正是其情谊的存续。

  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xinzheng.zhongte23426.cn/9792/

标签:亚希子,波斯玫瑰,菊花台二胡简谱